恒一|那片海,一眼万年

对于你的记忆似乎越来越模糊了,恒一甚至忘了你的名字,你的样子,以至于我还在想你是否来过我的生命里,是否真的和我一起拥有过那么美好的时光。
很小的时候,我们比邻而居,自然能时时见面,也就成了最亲密的朋友。你比我大一岁,似乎懂的也比我多,你会在春天带我去树丛间看母鸟给雏鸟喂食,我说我们不如偷几颗鸟蛋回去吧,也许能孵出小鸟来,你迅速抓住我的手,告诉我不要这样,它应该在妈妈的身边长大,我也就放下手,点了点头。你会在夏天带我爬到山坡上去找各种酸甜的野果,带我一起去河边抓螃蟹,找小鱼,和我在溪边的草地上看缀满繁星的墨黑的天空和草丛边翩翩飞舞的闪着绿光的萤火虫,我们像两个不知疲倦的野孩子,跑遍了乡村的每一个角落。你会在秋天带我去你家,给我做香香脆脆的土豆饼,一起坐在草地上啃着饼子,然后指着对方油乎乎的沾满碎渣的嘴捧腹大笑。冬天,我们不顾家人的劝阻,偷偷跑到雪地上,用雪捏出各种小人或动物,但往往会捏成一个四不像,就等它在太阳下慢慢融化,最后化成一摊水。
这样快乐的日子持续了好几年,有一天,我去你家找你,你却不在,只有你的爷爷奶奶在家,我问他们你去哪儿了,爷爷沉重的叹了口气,眸光黯淡,“她,回去了,已经,回去了。”他拿出烟袋,用火柴点着烟叶,重重地吸了一口,然后长长地吐出烟,烟雾使他的脸变得朦胧,像是在梦里一样,他望着远处的山出神,却又不像是在看着什么,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只隐隐感到不安,想来在这儿也问不到什么了,于是我就回去问妈妈,妈妈放下针线,幽幽的说:“这孩子真是可怜,她的妈妈无缘无故的失踪了,之后他的爸爸也不幸被坍塌的煤窑活埋,煤窑的老板只赔了十几万就再没下文了,所以她也只能暂由她的大伯抚养,唉,一下子没了父母,怎么会发生这种事,这么好的孩子,怎么就成了孤儿呢,以后该怎么办呀?”她偏向我,抚了抚我的头,挤出一个安慰的笑容,说:“女儿,别担心,她的大伯还有其他亲戚会善待她的,但可能你以后就很少有机会再见到她了,不过别伤心,她会一直记着你的。”不知道什么时候眼泪就那样吧嗒吧嗒的掉下来了,其实那时的我并不能深刻的明白离别是什么,只是觉得我就真的可能再也见不到她了,可我们不是早已约定好这个夏天要去山坡上看小鸟怎样反哺,去河边看小蝌蚪如何长成可以呱呱叫的青蛙,躺在草地上,看飞舞的萤火虫为何能散发绿光……如今,一切都不作数了吗?
从那时起,就再也没有见过你了,几年间,偶尔也会听到你的消息,听说你初中还未念完就辍学,已经早早的外出打工去了,几年里结识了各种不同的人,早已变了模样。如果当初没有发生这些事,你一定和现在的我一样,生活在一个幸福的家庭,坐在宽敞明亮的教室里接受知识,为实现理想而奋斗,依旧是一个天真善良的小女子,你的人生又是另一番景象了。我不知道当初小小的你听到失母丧父的噩耗时是不解,是恐慌,还是痛苦,总之,能看到你如今还能如此坚强的活着,依旧带着笑容活着,就觉得很欣慰,很快乐。
匆忙的写下我和你的故事,是怕时间太无情,怕它终有一天会将你从我的记忆中删除,让我再也无法在任何一个角落找到你,即使你只是我生命中的一个过客,我也要感谢你曾来过我的生命,留下了一段如此美好的回忆,请允许我的自私,希望你在某个时候,哪怕只是一瞬间能够想起我。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似乎就在昨日,我们还是那一朵朵无所畏惧、不谙世事、一心追逐光明的“向阳花”。今天,我们却已背上行囊,面对坎坷的漫漫人生路,昂首挺胸、步伐坚定的踏上我们的征途。乐观的人说:“接下来是我们的时代!”悲观的人叹:“如今已到了不得不离开的时刻••••••”然而,无论是谁,对于已逝的流年都带着深深的怀念,于是就会不自觉的去回忆、去重温。闭上眼睛,我似乎还能感觉得到那萦绕满口的墨香,第一次真正的读书大概是在六岁,那时年华正好,了无纷扰。
爸妈都很忙,赶上值班、应酬家里就只剩了我一个人。虽然我懂得爸妈的难处,也知道他们是为了我而拼搏,可是面对着冷冷清清的家,心中不免有些空落落的,就连对最喜欢的动画片也失了兴趣,只觉得电视好吵。百无聊赖的在家里游荡,直到站在那一柜子黑压压的书面前——那是爸爸的“领地”。每次有空,他总会站在这里许久许久,他说;“这里面藏着一片美丽深邃的海洋。”或许是那片海洋在召唤我吧,明明没有明艳跳跃的颜色,明明没有飘逸浪漫的标题,明明没有一点吸引我的地方,可我还是不自觉的,不自觉的带着我的灵魂走进那方我不曾涉足的境地,我没想到的是,当我踏进去,心就留在了那里,再也没有出来过~
在那里,我笑过、哭过、气过、叹过。从充满神话色彩的《西游记》到浪漫与感动共存的《安徒生童话》,再到缱绻亦悲凉的《石头记》还有那温暖励志的《简•爱》、那令人感触良多的《理智与情感》、那古典而意味深长的《诗经》、《宋词》……每当双手抚过烫金工整的标题和泛黄的书页,就好像含了一个千斤重的橄榄在口中,那么厚重又那么真实。古人讲究“茗香伴读”,我不曾品茗却也不曾放下书卷,就在那淡淡的墨香中,时光走过,当年的娃娃今已长成多愁思善感叹的少女,发丝指尖无一不沾染了那片海洋赠予的气息。宋真宗赵恒说:“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这话不错,也被很多人拿来勉励自己或别人勤学苦读,可我倒觉得这里的读书被赋予了太多世俗的味道,多了追求功名的刻意而少了对书的本质的欣赏。相较之下,我更爱佛家的淡然——佛曰:“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这正是我心目中对书卷的最生动的诠释啊!不需要多么华美的修饰,不需要多么繁杂的铺陈,只一字一句,就能把精彩留住,隽永不灭,引我进入那处美到不可方物的世界——我所向往的天堂。
抬腕看表,秒针还在不知疲倦的奔跑着,悄悄的带走我们的青春,带走我们的浮躁,带走我们挥霍的资本,每每当我们回头张望时,这片天地总会用不同的风光回应我们的目光——或是满目疮痍,或是春暖花开。有人感叹世事无常,我又何尝不是呢?可我知道在属于我的人生中,纵然有再多的变数,总有一件不会改变,便是那令我迷恋的书香。当我满头青丝变作白发,当我的生命走至迟暮,闭上眼睛,最浓郁的仍会是那萦绕满口的墨香,丝丝缕缕,缭绕不去,伴我永恒。
孩提年少方不知,那片藏匿在书中的海是如此之美,当恒一第一眼望见,便是一眼万年,倾尽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