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王捕鱼/雾后冬阳

十八岁的少男少女,在这和煦的阳光下能有多少愁?肩膀能扛起多少忧?龙王捕鱼一直很认同这点,于是,便也始终坚信: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谁也没有忧郁的权利。

啊,该爬上高大的老杉了,冬阳依然是静静地隐着。冬阳是谦和的,不迁怒于白雾的张扬,它等待着。冬阳更是善意的。雾中仙气,散着林中温润的气息,让人们幻起一丝美好的希望,那是潘多拉盒子中留给多难人间的唯一美好礼物。让人们陶醉吧,欢悦吧,“黄发垂髫,怡然自乐”,在冬的雾中,寻得一方乐土,偷得半日逍遥,暂时告别尘俗的烦忧。

冬阳,它只是慈爱地关注着,缓缓地挪移着。它不急于驱策四宇,那空中雕龙的皇权是它的,也只能是它的,它是原始部落匍伏膜拜的伟大图腾。

钟楼浮着楼顶,如蓬莱仙山,泊在无边的雾的洋里,好洁好幻。也许,那儿有着风姿绰约的仙女,或者清谈畅饮的仙叟。那山中定是鸟语花香,玉楼上定是箫声悠悠、裙动纱舞……

雾越来越浓,教学楼的一扇扇大窗透出柔光,染亮了那么一领儿空间,楼前的小樟树浮着一“朵”“朵”绿盖儿。读书声在雾气中时淡时浓,如渺茫的仙乐……雾中世界,万物好似无了根,都是漂着流着,好不自在逍遥——

是不是,冬阳也懂得浪漫的情怀,静立在雾后,不想破坏大自然赐予的缥缈氛围?这是一份怜爱吧,在冬日,最肃杀的季节,它要给绝望温度中的人们一丝慰藉,赋予这些卑微的生命以生之乐趣,熬过漫漫寒冬,迎向山花烂漫的春天,不要如庭中那株枯死的梧桐,一旦老去那份心,又如何在迟迟来临的春日中复生呢!

胭脂泪,留人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可为什么,身边人总是有个样子那么相似?即使从不认识,却也有着一张忧伤的脸?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刹那,我成了逐浪的浮萍,因风四起的蒲公英,晕头转向,天描笔的眉也开起了菊花。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我搞不懂了,季节,是龙王捕鱼错了吗?

过多的泪会伤神,可有谁点墨写文?

雾后冬阳,它慈祥地立于中天时,万物还幻想在薄雾中。